在“上”“下”中的互聯網+

時間:2015年05月25日 關鍵字:
分享到:0

[導讀]互聯網+既需要政府統籌規劃,適度適時開放資源,又需要傳統企業和新興創業者共同做大蛋糕,實現企業、產業、以及所有行業之間的交匯貫通。與工業時代截然不同,互聯網時代的關鍵詞不是規模與集中,而是開放與合作。

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“互聯網+”行動計劃之后,兩個月內,中國電信、騰訊、阿里巴巴等公司紛紛發布了“互聯網+”戰略報告,而多位接受《財經》記者采訪的傳統企業高層人士則表示,該如何“互聯網+”,還需再觀察、再思考。

就在能源、汽車、房地產等傳統產業公司在努力思索“互聯網+”的機遇挑戰時,阿里巴巴和騰訊前后腳發布了“互聯網+”開放平臺戰略,試圖利用難得的政策窗口,一舉將自己的勢力范圍從消費互聯網延伸到產業互聯網。

二者都想做傳統產業觸網的連接器,騰訊是從社交應用入手,阿里則從交易入手。雙方還想通過復制消費互聯網的開放平臺戰略,集結新的產業互聯網創業者,從而在即將到來的產業互聯網時代占據先機。

但多數接受《財經》記者采訪的專業人士認為,目前這波“互聯網+”浪潮,真正的弄潮兒將不是BAT,而是傳統產業中的大型公司。

“互聯網+”畫了一個圈,這個圈越畫越大,它一端連著各種消費場景,提供各種生活服務,一端連著各種生產場景,提供各種生產服務。未來,消費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將融會貫通,O2O的實踐也會從服務業企業,深入到工業制造企業。

但只有自上而下的政策倡導,和自下而上的企業實踐做到無縫連接、良性互動,“互聯網+”才能從時髦概念和美好愿景,變成推動創新創業和產業升級的滾滾洪流。

經過近20年的高速發展,中國信息通信基礎設施已經有了一個質的飛躍。工信部的相關統計數據顯示,中國基本上已達到人手一部手機,移動寬帶用戶數也超過6.4億,網速最快的4G用戶已經達到1.62億,占移動電話用戶的比重達到12.5%。

2009年中國跨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以來,月戶均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達295.1M,8Mbps固定寬帶接入用戶占比也接近半數。在這樣的信息基礎設施支持下,移動互聯網已經成功重構了人們的生活方式。

互聯網在第一個十年創造了自成體系的數字世界,并成 為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。以微信為例,有報告指出,2014年,微信拉動了952億元的信息消費,相當于2014年中國信息消費總規模的3.4%,帶動 社會就業1007萬人。預計到2015年底,微信帶動的信息消費將增長至1428億元。

今年3月的政府工作報告正式提出,將制定“互聯網+”行動計劃。以此為契機,中國互聯網產業也從自成一體的產業形態,加速向外延拓展,這既是信息技術產業發展的內在規律,也得益于政府的戰略推動——把互聯網在消費領域的影響力延伸到現代制造業、生產性服務業。

愛立信中國首席市場官常剛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經歷了一個長達20年的網絡基礎設施部署期之后,整個社會越過了拐點,“當連接不再是障礙的時候,就會給其他應用和服務搭建平臺,提供無限可能”。

“兩會”授權發布的《政府工作報告中相關詞語的注釋》對政府“互聯網+”行動計劃有明確定義:“互聯網+”代表一種新的經濟形態,即充分發揮互聯網在生產要素配置中的優化和集成作用,將互聯網的創新成果深度融合于經濟社會各領域之中,提升實體經濟的創新力和生產力,形成更廣泛的以互聯網為基礎設施和實現工具的經濟發展新形態。

“互聯網+”行動計劃將重點促進以云計算、物聯網、大數據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與現代制造業、生產性服務業等的融合創新,發展壯大新興業態,打造新的產業增長點,為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提供環境,為產業智能化提供支撐,增強新的經濟發展動力,促進國民經濟提質增效升級。

這一定義的關鍵詞是生產要素配置、現代制造業、生產性服務業、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。到目前為止,中國的互聯網更多地反映了消費者驅動的形態。隨著互聯網更深入地滲透各個行業,更大的互聯網浪潮已經醞釀成熟。

一場數字革命正呼之欲出。麥肯錫預計數字顯示,考慮到互聯網的發展速度和各行業的運用程度,預計2013年至2025年,互聯網將幫助中國提升GDP增長率0.3個-1個百分點。這意味著,在未來的十幾年中,互聯網將有可能貢獻7%到22%的中國GDP增長。

從產品賣出為終點,到產品賣出為起點,多數接受《財經》采訪的企業高管認為,這是傳統公司互聯網化的核心要義,即從產品思維到用戶思維的轉變。

輪胎制造商米其林的實踐可管中窺豹。米其林從去年開 始向用戶提供了一項基于產業物聯網的全新服務。米其林在其用戶的卡車輪胎和引擎上安裝傳感器,傳感器將收集到的油耗、胎壓、溫度、速度和位置等數據傳到云 服務器上,米其林的專家會分析這些數據,并為客戶提供建議及駕駛培訓。這項服務幫助其卡車用戶每百公里減少油耗2.5升。

不過,盡管傳統企業都認同互聯網改造傳統產業是大勢所趨,但不同公司因其行業特性和現實境況,策略也不盡相同。

當增長瓶頸來臨時,家電巨人海爾認定轉型是唯一出路,并在2012年底開始實施網絡化戰略,目標是把海爾從產品制造企業,轉變成制造創業家的平臺型企業,這意味著組織結構、管理體系和企業文化的徹底再造。

處于互聯網邊緣,又是典型的B2B商業模式的華為則更為謹慎。華為在戰略上選擇了從B2B向B2C延伸,布局手機業務,希望打通“端管云”平臺布局,但在多次組織、業務、管理轉型的關鍵時刻,華為的思路相當統一——堅持硬件廠商定位,既借力互聯網思維,又保持自我。同時,華為不接受因轉型而帶來的虧損。

力拓用“‘互聯網+’遠程運營監控+生產自動化”的“未來礦山”項目成功做到了安全與效率的雙優。但是,盡管做到了安全和智能,成本仍是力拓的重要挑戰。

還有一些公司一端連著終端消費者,一端連著大規模工業生產。寶馬、福特的案例十分典型,它們將傳統的汽車改造為智能駕駛汽車,并不是為了賣出更高的價格,而是為了提供更具附加值的服務,進而給自己的產品帶來更高的黏性。

在這場被互聯網推動的社會轉型中,以BAT為首的互聯網公司并不想通吃整個產業鏈,它們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平臺模式,在硬件和服務上敞開懷抱和所有創業者、合作伙伴合作。

馬化騰在騰訊“互聯網+”峰會上說,傳統行業可以把“互聯網+”看作繼蒸汽動力和電力之后的一種信息新能源,用好這種新能源,就能極大提升自身價值。而騰訊,要做連接電力和傳統產業的連接器?!懊懇桓魴幸?、每一個痛點都會產生創業機會?!?/strong>

微信和手機QQ加起來有近10億用戶,騰訊希望以此為平臺服務傳統企業,讓它們把越來越多的業務流程跑在騰訊的平臺上。騰訊還希望做產業互聯網的創業孵化器,把產業互聯網的蛋糕做得更大。

對傳統企業而言,這些互聯網巨頭究竟是門口的野蠻人,還是互補的合作者,并非每個人都已經心中有數。

“‘互聯網+’的核心在于要讓線上線下都滿意,傳統和新興都和諧?!幣晃皇諧ぴ諤諮丁盎チ?”大會上總結說。

一位創業者目前正騎虎難下,他想做一款尋找身邊最近公共衛生間的APP。但國內很多城市的公共衛生間數據并不開放給普通創業者,他也沒有實力親自采集數據,這款APP如果上馬,用戶體驗估計很差,但放棄又實在可惜。

這是政府在倡導“互聯網+”和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時所面對的尷尬。創業者需要的基礎數據掌握在政府手里,但政府向企業開放公共數據的尺度和標準是什么,目前并無定論。

BAT等大型互聯網公司也受此困擾,多位接受《財經》記者采訪的互聯網公司人士一致認為,政府目前的數據公開遠遠無法滿足企業實際需求。

在互聯網時代,公共數據是企業獲得創新能力的一個重要機會。但分散在政府各個部門中的數據不成體系,且部門壁壘森嚴,存在數據打通難、數據開放不足等問題。

神州數碼董事局主席郭為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政府資源開放目前沒有形成合力。以“城市之眼”公共攝像頭為例,幾乎所有城市在城市智能化的過程中都開放了公共攝像頭資源,但公共攝像頭資源隸屬政府不同部門,最終開放的結果是形成一張張小網,無法相互打通形成一張大網。

開放不足阻礙創新,過度開放則可能帶來安全風險,這是政府面對的難題,但不解決這個難題,“互聯網+”和萬眾創業就難以落地。

除了更多的開放,政府還需要在云計算、大數據為代表的新一代基礎設施上持續發力。

近期舉行的中國電子信息博覽會上,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徐子沛描述了信息基礎設施的重要性。他說,數據驅動世界,軟件定義世界,云計算則是盤活數據資產的根本途徑,落實“互聯網+”,首當其沖就是普及云計算基礎設施。

李克強總理在5月13日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指出,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大手機擁有國,但網速在世界僅排名80多位,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滯后嚴重。

李總理強調,下一步須加快高速寬帶網絡建設,促進提速降費,這既可改善人民生活,又能降低創業創新成本、為“互聯網+”行動提供有力支撐,拉動有效投資和消費、培育發展新動能。

政府的另一個難題在于把握為與不為的邊界?;チ笛槭葉魯し叫碩?,“在市場低效和無效的地方,需要政府當仁不讓沖到前面?!?

比如,車聯網市場的未來,就有賴于政府的統籌協調。

目前,幾乎所有的主流車企、蘋果、谷歌為代表的互聯 網巨頭,都加入了智能汽車、無人駕駛汽車的研發和市場占位中。但這并非真正的車聯網,未來的車聯網,需要超越目前的車內互聯,還要做到車和車互聯,車和道 路上的人、自行車、路燈、攝像頭互聯,最終形成一張有效有序的萬物互聯的車聯網。

中國移動研究院首席科學家陳維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車內互聯的智能汽車是車聯網的起點,整個城市道路交通網絡的數據交換能力是終點。

從去年開始,高通、中興等通信廠商又開始聯合汽車廠商研發電動汽車無線充電技術,這個技術的終極目標是實現汽車公路充電,即在公路下方部署充電鏈路和通信網絡,做到邊開車邊充電。這一技術亦有可能成為車聯網圖景的一個分支。

一條車聯網產業鏈,由設備感知、網絡傳輸、信息平臺、上層應用四個層次構成,涉及汽車廠商、運營商、底層數據采集設備商、軟件廠商、內容提供商、應用開發商、云計算公司、動態數據分析商等。

陳維認為,車聯網的每個環節都在快速完成迭代創新,還有更多未知的新進入者在不斷入局,但打通這些環節,實現一個城市的車聯網和一個國家的車聯網圖景,需要政府統籌戰略,開放和協調資源,“這個階段會很長”。

在其他行業,方向、動力和挑戰與之類似。與工業時代截然不同,互聯網時代的關鍵詞不是規模與集中,而是開放與合作。

分享到:0
掃一掃咨詢報價